青海十一选五网上投注:未登陸者展示個人博客

青海十一选五遗漏号 www.lppps.icu 的生活網.blog //blog.people.com.cn/home.do?uid=1220197

我的文檔

黨的生活網個人博客

關注好友人氣: 148 好友
關注人氣: 98
統計
  • 文章總數: 884
  • 評論總數:2843
  • 訪問總數:1024865
圖片專輯

  • 文學與

  • 我對格

  • 散文《

  • 孔子與

  • 孔子讀

  • 孔子與
最近訪客

  • 文學與
    07-24

  • 我對格
    07-24

  • 散文《
    07-24

  • 孔子與
    07-24

  • 孔子讀
    07-24

  • 孔子與
    07-24
字體:        正文

走夜路請放聲歌唱

原創于:2013-07-24 14:47
標簽:

  

走夜路請放聲歌唱

  那么洶涌的眼淚,那么強烈的反應,反復滌蕩著老外婆衰老的身子,和她沉甸甸的、旺盛的記憶。她不能奔跑,不能流暢地表達,不能站起來筆直地選擇生活,甚至不能控制一場哭泣。她在我們的輕蔑和厭倦中維持呼吸,放棄自我,等待——同我們一同等待——最后時刻的來臨。

  世間一切的曾經美好、曾經珍貴的事物,只繁華幾十年就靜悄悄地寂滅。有一種解釋是:花開必有花謝,乃自然規律。一切以時間為順序,漸次熄滅,只向未來靠近,只強調此刻感覺。人須得現實地生活……

  人生就是一場過往,時間面前,我們一節節蒼白退卻。我們總是說:不要被往事牽絆,明天還要繼續。善待自己,過好每一天。我們如此不顧一切地放棄過去,奔向最終,卻始終跑不過時間的雕刻,最終我們要成為什么樣才算是圓滿?

  李娟,阿勒泰廣袤土地上生長出來的言說者,一個天性樂觀的姑娘,迎著風日長大,生活的粗糙反而成就了她動人的美,她不僅能有著阿勒泰那樣明快的文字,深入她的內心深處,這些文字擊中了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。

  李娟說,我這平凡的身子,平凡的四肢,不久將裹著重重的衣裳,平凡地走在黃昏之中。這平凡的生活,這樣的安全。我不再年輕了,但遠未曾老去。

  李娟的外婆,那個98歲的老人說,你以后不想結婚就不要結了,不想生孩子就不要生了,沒必要讓自己去受這樣的苦。這一生在老人家的眼里是多么的風淡云輕。自由自在多好,不想做什么就不要做了,原來在生命的盡頭,一切竟然這樣簡單。

  這樣想著,在這個世界上就不再有什么好擔心好害怕了。即使下一秒就離開這個世界,也不再有什么好去牽掛久久放不下的了。這樣想著,即使處在生活的低谷,即使在夜路中行走,也能腳步堅定,放聲歌唱。

  

走夜路請放聲歌唱

  《走夜路請放聲歌唱》

  小學坡

  我過去在小學坡上小學。小學坐落在一座山坡的坡頂上,所以那坡就叫“小學坡”,那學校也被叫作“小學坡小學”。有兩百多級青石臺階通向坡頂。我七歲,我外婆帶我去小學坡報到,讀學前班。我爬坡爬了一半,就實在走不動了,我外婆就把我背了上去。

  那時我七歲。我外婆七十五歲。我從新疆回到內地,水土不服,渾身長滿毒瘡,臉上更是瘡迭瘡、疤連疤,血肉模糊。吃一口飯都扯得生痛。所以話就更少說了。我也不哭。我從小就不哭。我母親說我只在剛生下來時,被醫生倒提著,拍打了兩下屁股,才“哇”地哭了兩聲。從此之后就再也沒哭過了。生病了、肚子餓了、摔跤了,最多只是“哼哼”地呻吟兩下。甚至三歲那年出了車禍,腿給輾斷了,都沒有實實在在地哭出來一聲。我母親說我小時候實在是一個溫柔安靜的好孩子??墑嗆罄次揖涂伎蘗?。發生了什么事情呢?我這一哭就便驚天動地。我歇斯底里,我邊哭邊耍潑,我滿地打滾,不吃飯,不上床睡覺,神經質,撕咬每一個來拉我的人,狂妄,心里眼里全是仇恨。發生了什么事情?我看到了什么?什么驚嚇到了我?什么讓我如此無望?

  

走夜路請放聲歌唱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那是十多年的事情了。但是今天晚上吃飯時,外婆突然問我:“你記不記得你小時候在小學坡上學的事情了?”

  “記得?!?/p>

  “那你記不記得你說了一句什么話?”

  “什么話?”

  她就復述了出來。

  令我瞬間跌落進廣闊無邊的童年之中……在那里四處尋找……但是沒有這句話。這句話已被我刻意忘記了,沒想到卻去到了我外婆那里。她悄悄替我記住,替我深深珍藏心底。她九十二歲,我二十四歲。

  “你給我說了那句話后,我就天天到小學坡接你回家,坐在坡下堰塘邊上的亭子里,等你放學……”

  然后她做夢一樣喚著我小名:“幺幺,幺幺……我的幺妹仔喲……”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莫非,我正是在對外婆說過那樣的一句話后,才開始哭的?才開始了我一生的哭,我一生的無所適從,我一生的愧意和恨意……我曾說過那樣一句話,我曾惡毒地,以小孩子的嘴,故作天真地說過那樣一句話——那樣的一句話,我再也不想重復第二遍了!永遠也不會再讓人知道了!我外婆九十二歲,她快要死了,她死之后,就再也沒有人知道了!我懷著死一般強烈的愧疚與悲傷,開始講述過去的事情,一重又一重地埋葬那一句話,并藉此,為我曾經的種種無知與輕慢進行救贖。并開始報復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每天踩兩百多級臺階,背著書包,走進校園。我的書包很難看,打滿了補丁。在那個時候,我已經知道很多事情的區別了——男和女,美和丑,好和壞。我七歲,我已經有了羞恥之心。我背著這書包去上學,我開始知道我與別的同學的區別。我七歲,在學前班里年齡最大。我母親在的時候,她一直不肯讓我上學的,因為我早上總是睡懶覺。我母親可憐我,看我睡那么香,不忍心叫我起床。于是我上學總是遲到,總是被老師體罰。有一次,我母親去學??次?,剛好碰到我正在被罰站,全班同學都坐著,就我一個人孤零零站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,背對著大家,鼻子緊貼著墻壁。于是她 和老師大吵一架,堅決把我領回了家。她自己買了課本教我識字。那時她是農場職工,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回來陪我玩積木,讀童話。那樣的日子沒有邊際。我總是一個人在戈壁灘上安靜地玩耍,遠處是一排一排的白楊林帶,再遠處是無邊的土地,高大的大馬力拖拉機呼嘯而來,呼嘯而去,我母親就在那里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我開始醞釀一句話,并找了個機會故作天真地說出它,令我外婆對我愧疚不已。她便天天到小學坡下堰塘邊的亭子上等我,接我回家。堰塘蓋滿了荷花。一座彎彎曲曲的臥波橋橫貫堰塘一角,中間修著緊貼著水面的石臺,石臺一側就是那個亭子。我外婆就坐在里面,往小學坡這邊張望。亭子里總是有很多人,全都是老人。說書的、唱段子的、擺龍門陣的。我外婆也是老人,但她和他們不一樣。一看就知道不一樣。她是拾破爛的。她手上永遠拎著一兩張順手從垃圾箱里拾來的紙殼板、一只空酒瓶、一卷廢鐵絲或一根柴禾。她衣著襤褸,但笑容坦然而喜悅。她看到我了。她向我招手。她站了起來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我發現除了我以外,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被拋棄了。只有我的外婆天天坐在坡底的亭子里等我回家,風雨無阻,從不改變。她一手抓著一張紙殼板,另一手握著一個空酒瓶。我們一起往家走。路過南門外的城隍廟,稱四兩肉;路過“衙門口”那一排大垃圾桶時,逐個看一看,扒一扒。我和她緊挨著,也趴在桶沿上往里看,不時地指點:“那里,那里……這邊還有個瓶蓋蓋……”我外婆是拾垃圾的,我們以此為生。我是一個在垃圾堆上長大的孩子。我們家里也堆滿了垃圾。我外婆把它們拾回來,我就幫忙將它們進行分類。鐵絲放在哪里,碎玻璃放在哪里,爛布頭放在哪里,廢紙放在哪里。我熟門熟路。我的雙手又麻利又歡快。我知道這些都是有用的東西,這些東西可以換錢。這些東西幾乎堆滿了我們的房間。我們家在一個狹小擁擠的天井里。是上百年的木結構房屋,又黑又潮,不到八個平方。擠著沒完沒了的垃圾、一只爐子、五十個煤球、一只泡菜壇子、一張固定的床,還有一張白天收起晚上才支開的床。生活著我、我外婆和我外婆的母親——我外婆的母親一百多歲了。而我七歲。我外婆的母親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無法理解的人,第一個虧負的人。后來她的死與我有關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更多的事情我不想再說了。我每寫出一個字,都是在筆直地面對自己的殘忍。那些過去的事情,那些已經無法改變的事情,被我遠遠甩掉后,卻紛紛堆積到我的未來。繞不過去。繞不過去。我在小學坡上學,坡下堰塘的臥波橋邊的那個亭子,也繞不過去。我放學了,我和同學們走下長長的臺階。后來我離開身邊的同學,向那亭子走去。我外婆一手握著一個空酒瓶,另一只手卻是一只新鮮的紅糖餡的白面鍋盔!她幾乎是很驕傲地在向我高高晃動那只拿著面餅的手。更多的事情我不想再說了。

  但是,我還是在小學坡上學。春天校園里繁花盛開。操場邊有一株開滿粉花的樹木。春天,細密的花朵累累堆滿枝頭。我折了一枝,花就立刻抖落了,我手上只握了一支空空的樹枝。后來被老師發現了,他們把我帶進一個我從沒去過的房間,像對待一個真正的賊一樣對待我。我七歲。我不是賊。我長得不好看,滿臉都是瘡,但那不是我的錯。我在班上年齡最大,學習最差,那不是我的錯。有很多事情我都無法明白,那也不是我的錯。我們家是拾垃圾的,專門撿別人不要的東西——那也不應該是什么過錯呀!在別人看在,那些東西都是“骯臟”,可在我看來,那些都是“可以忍受的骯臟”……我沒有做錯什么,并且我實在不知何為“錯”。我真的不知道花不能摘,不是假裝不知道的。所有人都知道花不能摘,就我不知道,這就是錯嗎?……我緊緊捏著那枝空樹枝。我被拋棄了。

  我還是在小學坡上學。我一放學回家,就幫外婆分類那些垃圾。那是我最大的樂趣。那些垃圾,那些別人不想要的東西,現在全是我們的了。我們可以用它們換錢,也可以自己占有它們。紙箱子上拆下來的金色扣釘,擰成環就成了閃閃發光的戒指;各種各樣的紙盒子,可以用來裝各種各樣的好東西;白色的泡沫,可以做船,插滿桅桿,掛上旗子,然后放進河里讓它遠遠游走;寫過字的紙張卻有著潔凈的背面,可以描畫最美麗的畫歷上的仙女;最好的東西就是那些漂亮的空瓶子,晶瑩透亮,大大小小都可以用來過家家……很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:我在人制造的廢棄物堆積的海洋上長大,微不足道地進行改變。只有我知道,人制造垃圾的行為,是多么的可怕……

  是的,我在小學坡上學。那個坡又是什么堆積而成的呢?我每天走下兩百級臺階,走向堰塘邊的亭子。我外婆站在陽光中對我笑。她的圍裙鼓鼓地兜在胸前。我走近了一看,又是一堆廢銅爛鐵。我在里面翻找,找出來一大串鑰匙。我很高興,就把這串鑰匙用繩子穿了掛在胸前。但是同學們都笑話我。雖然他們胸前也都掛著鑰匙。我終于明白了——我這串鑰匙實在太多了,大大小小、長長短短的,共二三十把呢。我沒有那么多可開的門。我家的門也從來不用上鎖。我一百多歲的老祖母天天坐在家里,坐在一堆垃圾中間守著家。我的家也實在沒有什么貴重的東西害怕失去,我們家的門也什么都關不住的。那門是舊時的樣式,兩扇對開,兩米高,又厚又沉。沒有合頁,是插門臼的。用了一百多年,門臼淺了,輕輕一抬,門就可以被拿掉。門上也破了一塊兩個巴掌寬的板,可以輕松地鉆進去一個小孩子。我們同學來我家玩,她們都沒見過這樣的門。很新奇,很高興,就站在我家高高的門檻上嘰嘰喳喳鬧了好久。從破裂處鉆進鉆出。我看到她們這樣高興,自己也很高興。但是后來,她們的家長一個一個地找來了,又打又罵地把她們帶走。從此她們就再也不來了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我的學習不好。老師老打我,還掐我的眼皮。因為做眼保健操時,規定閉眼睛的時候我沒有閉,全班同學都閉上了就我沒閉。老師就走過來掐了我。我眼睛流血了??墑俏也桓胰猛餛胖?。因為當時全班同學都閉上了眼睛就我沒閉,這是我的錯。我似乎有點知道對和錯的區別了。這種區別,讓我曾經知道的那些都不再靠近我了……它們對我關閉了。我只好沿著世界的另外一條路前進。我在小學坡上學,在學校不停地學習。我學到的事情越來越多,我的羞恥之心模糊了。卻變得更加介意打滿補丁的書包和臉上的瘡疤。我開始進入混亂之中。我放學回家,第一次,我的外婆沒有在亭子上迎接我。我的眼睛不再流血了,但眨眼睛時還會痛。我一邊哭一邊獨自回家。路過路邊的垃圾桶時,不時趴在上面往里看,流著淚,看里面有沒有有用的東西。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。我脖子上掛著二十多把鑰匙。這些鑰匙再也沒有用了,它們被廢棄了,它們能夠開啟的那些門也被廢棄了。它們都是垃圾,是多余的東西,再也沒有用了??墑?,它們一把一把的,分明還是那么新,那么明亮,一把一把沉甸甸的,還是有分量的啊!仍然還有著精確的齒距和凹槽……卻再也沒有用了!生產出它們時所花費的那些心思呀、力氣呀,全都無意義了!花費了心思和力氣,最終卻生產出垃圾來,成批地生產,大規模地生產……這不是生產,這是消磨,是無度索取……我們被放棄了。放學了,我們一群一群地從校園里新新鮮鮮地涌出來,也像是剛剛被生產出來似的。我們沿著兩百級臺階歡樂地跑下來。我們還有意義嗎?

  我在小學坡上學……我說得太多了。我哭得太多了。但是我生命的最初是不哭的,我的靈魂曾經是平和而喜悅的,我曾是溫柔的……你們傷害我吧!而今夜,我外婆對我提起往事,揭開我密封的童年。才恍然驚覺自己隱瞞的力量有多么巨大。讓我終于正視:外婆九十二歲了,我二十四歲了。我們都在進行結束。外婆攜著一句話死去,我攜著一句話沉浮人世。我再也不說了。我說得有些太早了。今后還有更為漫長的歲月,我又該怎樣生活?只記得很久以前,當我還在小學坡上學的時候,有一天我初識悲哀……我回到家中,一邊哭,一邊分類垃圾,最后漸漸睡著了。那時候我還沒有想到命運的事情。

  

走夜路請放聲歌唱
所屬類別: 時政| 所屬自分類: 百姓關注 | 評論數:(5) | 閱讀數: (322) | 分享數 :(0) | 轉載數 :(0)
發表評論網友評論
 
     
本欄目圖片文字內容版權歸黨的生活網及作者所有,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,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豫ICP備12017984號
Copyright @ 2012 www.lppps.icu. All Rights Reserved
天天棋牌 龙虎和是谁控制的 斗牛看牌抢庄20元场 彩票官网北京pk10 彩票充首充100送100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全民彩票合法吗 北京pk赛车官网 mg娱乐游戏检测 一分快三怎样稳赚 mg电子网站有哪些 江西老时时杀号定胆 第90香港马会36码 北京pk赛车全天稳定版 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 江苏快3稳赚公式世界杯